金融 商务 信息 科技 海洋 物流 文化 健康   商贸 旅游 房产 农业  卫生 交通 教育 

访经济学家常修泽:民营企业应立足于创造而非单纯分享市场——访经济学家常修泽教授

 

   《辽宁日报》编者的话

 

  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》(简称“《若干意见》”)明确指出,“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。加快转变发展理念,建立健全体制机制,支持民营经济做大做强,使民营企业成为推动发展、增强活力的重要力量”。毋庸讳言,民营经济是东北经济发展的“短板”,补齐“短板”才能实现全面振兴。围绕如何做大做强民营经济相关问题,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经济学家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常修泽先生。

 

  重要信号:“支持民营经济做大做强”

 

  辽宁日报:《若干意见》明确提出“支持民营经济做大做强”,这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,表明党中央对发展民营经济的态度和思路。

 

  常修泽:确实是重要信号。中国有句古话叫“脱帽加冕”。这次我看给国有和民营分别“加”了各自的“冕”:给国有企业“加”的“冕”是“增强活力”;给民营经济“加”的“冕”是“做大做强”。

 

  今年两会期间,习近平总书记在民建和工商联联组会上有一个讲话,题目叫做《毫不动摇坚持我国基本经济制度 推动各种所有制经济健康发展》。标题虽然是说“各种”,但仔细看后我发现,实际上通篇的基调就是推动非公有制经济发展,针对的就是“非公有制经济”或说“民营经济”。两会期间,民营企业家代表、委员畅谈发展信心,认为这个讲话是“定心丸”。

 

  这个讲话的核心命题是重申“三个没有变”。为什么有这样一个讲话?我想这与改革、发展、稳定三大命题有关。

 

  远的不谈,从今年年初说起。首先,股市持续低迷,牵涉到我国几千万股民,其中相当多的是中产阶级。其次,人民币一度贬值比较明显,前不久虽已得到遏制,但造成一些资本外流。更重要的是,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,企业感到难做。同时,民营企业家有一个顾虑,就是担心民营企业会不会被国有资本“吃掉”。这些因素加在一起,就导致人们对发展有点不托底。

 

  从社会心理及社会稳定性来研究,“确定性”对于民营企业家来说很重要,这是深层次的东西,心里必须托底,否则就容易出现民营投资增速回落的动向。实际上,今年一季度已经出现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的明显迹象。这个讲话强调“两个毫不动摇”,并指出,“任何想把公有制经济否定掉或者想把非公有制经济否定掉的观点,都是不符合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,都是不符合我国改革发展要求的,因此也都是错误的”。这就是要给民营企业家一个确定性,给一个“定盘星”,给他们增强信心。

 

  辽宁日报:我们在观察数据时,该怎样判断民营经济的发展水平?

 

  常修泽:根据近年来我的研究,大体可用六大指标进行判断。第一,从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资产各占非金融类企业总资产的比重看(用企业个数不能完全说明问题,要用资产进行比较)。第二,从工业增加值看。第三,从民营经济创造的GDPGDP总量的比重看。第四,从经济增长率的贡献结构看。第五,从税收比重看。第六,从新增就业的贡献看。注意分析这些数据,就能看出民营经济究竟发展到什么程度。例如,从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资产各占非金融类企业总资产的比重看,全国大体是37,东北大体是5.54.5,因此更应“做大做强民营经济”。

 

  改革战车需向垄断性行业挺进

 

  辽宁日报:谈到壮大民营经济,似乎必然要涉及到破除垄断这一话题。《若干意见》指出,“进一步放宽民间资本进入的行业和领域,促进民营经济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”,就与破除垄断有关。

 

  常修泽:垄断行业改革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领域。当年我在《广义产权论》一书中做过论述。按照经济学的经典定义,垄断包括自然垄断、法定垄断或行政垄断、经济性垄断三大类。其中,自然垄断的“自然”二字乃是天然的意思,而不一定是自然资源。凡是带有网络性的东西,由一家来搞天然的比较合适,也符合经济效益原则,如航空网、铁路网、电信网、电力网、自来水管网等。因此,自然垄断不等于自然资源垄断。这三种垄断在教科书上都有,这里不过多普及。问题在于我国的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,我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出版的 《包容性改革论》一书中提出,在我国垄断至少分六种情况。

 

  辽宁日报:哪六种情况?

 

  常修泽:第一类自然垄断分成两种情况,一种是真正的自然垄断,比如铁路。第二种是假的或变异了的自然垄断,如原本是一种竞争性的东西,却打着“自然垄断”的旗号,或者过去技术条件不发达的情况下可能垄断,但随着技术进步就应打破壁垒。

 

  第二类法定垄断也分成两种情况,一种是真正的法定垄断,比如烟草,人大常委会有相关法令。还有一种是假的,我把它叫做“滥用行政权力的垄断”。这种垄断无法可依,不是法定的,比如地方保护主义等。

 

  第三类经济性垄断也分成两种情况,在目前情况下有一种是合适的,就是中小企业间的适度集中,我强调是在竞争的基础上适当地集中,提高产业集中度,这是对的。但还有另外一种经济垄断,就是厂商之间、企业与政府之间合谋、串谋、勾结,几家商量以后来垄断市场,这是非法的。

 

  辽宁日报:怎样才能有针对性地推进破除垄断?

 

  常修泽:我有个“结构性破垄论”:三破、三不破。

 

  三个不破:真的自然垄断不破,但也要搞一定程度的竞争,政府或国有企业可以把特许经营权拿出来卖给民营企业;法令性的垄断不破,比如烟草,当然烟草行业自身要改革;在竞争基础上形成的产业集中不破,有竞争基础,可以进一步加强,以提高国际竞争力。

 

  三个必须破:对过时的(过去是但现在不再是)、假冒的所谓“自然垄断”和垄断性行业中的非垄断(竞争)环节,要坚决破(放开);对不合理的行政垄断坚决破,解决“任性”问题,这涉及到政府的权力问题; 对阻碍和限制竞争的经济性垄断一定要破,比如价格操纵。

 

  今天,民营企业家的机会就在这三个必须破的方面。

 

  东北民营企业要多在“烙新饼”上做文章

 

  辽宁日报:对下一步推进东北民营经济发展,您有哪些建议?

 

  常修泽:前一段,我到辽宁盘锦调研,发现辽宁有一些好的民营企业,如忠旺集团、盘锦北燃集团都在辽东湾有新的投资项目,魄力不小。但是,总的来说民营经济仍是东北经济的“短腿”。下一步如何推进东北民营经济发展?我认为应该抓住中央提出“做大做强”的历史机遇,更好地激发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。当然发展也不容易,例如,遇到的深层次问题是特殊既得利益集团的掣肘,摆脱这些掣肘,出路就是深化改革。从总的格局来看,我觉得需要解决好以下几个问题。

 

  首先,放开市场准入。凡是法律法规没有明确禁止的行业和领域都应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,归纳起来就是四个字——“非禁即入”,商机恐怕就在这里。就拿互联网金融来说,前几年有文件允许或鼓励吗?有文件禁止吗?但阿里巴巴搞的淘宝、支付宝等,就是在既不禁止也不鼓励的空间里开拓进取。此外,凡是政府已向外资开放或承诺开放的领域都应向民间资本开放,这应该是下一步推进的地方。

 

  今年李克强总理作的 《政府工作报告》,明确提出“大幅放宽电力、电信、交通、石油、天然气、市政公用等领域市场准入,消除各种隐性壁垒,鼓励民营企业扩大投资、参与国有企业改革”。可以看出,至少六大领域的“门”给你打开了,除此以外还有别的,在“等”字里包括了。

 

  辽宁日报:就以这六大领域为例,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在哪里?

 

  常修泽:这几个领域,都要分开“网”(“网”就是网络)“运”(“运”就是运行)。比如,电力分成发电和输电两个不同环节,输电网由国家控制,控制好就安全了,但发电可以放开。热力、水也是一样。再如,铁路,路网由国家控制,包括火车站都是路网的一部分,但运输是要放开的,当然调度是铁路部门统一调度。

 

  无论是企业家,还是领导干部,都应把握“网运分离”的要义,网是网,运是运。网,会控制;运,会放开。这里面有控有放。因此,民营企业家应关注这六大领域,要抓住国家放开的机遇。

 

  辽宁日报:可是有机会并不等于能抓住机会,即使打开了缝隙,但民营企业在面对国有企业时仍然处于弱势地位。

 

  常修泽:对,所以我接着讲放开市场准入之外的其他几个问题。我主张实行“两平一同”。什么叫“平”?就是“一碗水端平”,要平等、公平。第一个“平”,就是平等使用生产要素。生产要素有老有新,但基本上就是资本、土地、劳动力、技术(包括信息)、管理。生产要素,应该让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平等使用。我听到民营企业家普遍反映融资难、贷款难,国有企业则不一样,说明在使用资本的生产要素上不平等。

 

  第二个“平”,就是公平参与市场竞争。就好像赛跑,要做到起点一样(同一起跑线)、环境一样(同样的跑道路面状况)、负荷一样(同样的行头、背包)。

 

  “同”就是同等受到法律保护,这里面的问题最多。国有资产流失要追究国有企业的领导责任,追究上级政府的责任。民营企业的资产也不能非法侵吞,民营企业的资产应同等受到法律保护。请注意,520日,国务院首次组成的调查组已对民间投资进行督察,包括督察有无违反“两平一同”的情况。

 

  此外,政府方面应着重推进自身改革,主要是改革政府的审批制,精简审批事项、规范中间环节、减轻企业负担,从而构建“亲”“清”的新型政商关系。民营企业自身则要抱团,可以利用产权市场来组合民间资本,培育一批特色突出、市场竞争力强的大企业集团,就是民营企业集团。

 

  据我的调研,东北地区应该说企业家精神还不够旺盛,创新意识也还不够充分。我提醒东北的民营企业家,不要只想分享市场,更要考虑创造市场。更形象地说,不要只想“多分饼”“做大饼”,而且要想多“烙新饼”。

 

  概括而言,第一摞“新饼”为战略性新兴产业,如节能环保、新一代信息技术、高端装备制造、新材料等。第二摞“新饼”为生产性服务业,东北比较缺乏,如设计研发业、商务服务业、金融服务业、现代物流业等。第三摞“新饼”为生活性服务业,如医疗健康服务业、商贸服务业、旅游业等,这方面不仅要创新服务产品,而且要创新业态。

 


  • 版权所有:海南省现代服务业联合会 © 2009-2019 琼ICP备11002482号-1 技术支持:海南省中小企业网
  •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金龙路万利隆花园C3-2-1301 电话:0898-32868266 王会长